您的位置: 三亚资讯网 > 美食

超级闲婿 第066章 矫情的贱人!

发布时间:2019-09-26 01:20:23

超级闲婿 第066章 矫情的贱人!

“呵呵。想聊什么尽管说。”

说着段宁示意她等等,跑到厨房把前些天剩下的红葡萄酒拿了过来。

“来,工作一天了,喝一点解解乏。”

纪薇接过酒,问:“你菜做得挺好的,能告诉我是谁教你的吗?”

跟纪薇碰了一杯,段宁喝了口说:“这个说起来话就长了。”

“你可以长话短说。”

“这样啊!”段宁挠挠头皮想了想说:“我做了个梦,梦里有位老爷爷教了我很多东西

超级闲婿  第066章 矫情的贱人!

,做菜就是其中一样本领。”

纪薇就那么看着他,眼睛一眨也不眨,“你是在认真回答我的问题吗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“好吧。”纪薇抿了口红酒,又问:“我爸最近在考察互联市场,你有什么建议吗?”

段宁喝了口酒反问道:“这是你问的,还是你爸问的?”

“有什么区别嘛?”

“区别嘛……可能我会告诉你,我爷爷也活了100岁。”说完段宁喝了口酒,压下了即将浮现出来的笑容。

TX公司从03年上市到2017年,股票市值暴涨了100倍;BD公司从2005年8月份左右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,几年后又有了一次分拆,股票市值在最高峰的时候同样暴涨了100倍。

这种消息岂是随便能泄露出去的?

纪薇眼睛里闪过一丝恼火的神色。她爸妈待他那么好,段宁这样说无异于把她爸爸同她爷爷相提并论,这是她不能接受的。

“那要是我问你呢?”

“你问嘛……”段宁举起杯子说:“来!干杯。”

“这要看你从哪方面入手了。互联也分很多种,大的市场已经被蚕食光了,而且里面山头林立,如果想杀出重围,对资金的要求会是一个你不敢想象的天文数字,所以……”

似是而非的言论听得纪薇眉头大皱,也不想听什么“所以”了,起身道:“我去休息了,你也早点睡吧。”

看着她的背影,沙发上的段宁轻轻叹息了一口。

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老婆是个标准的实用主义者,跟你聊天不会真得只是聊天那么简单;而且两人有一纸合约在那里,无论他做什么,她都很难对他敞开心扉。

可是他有很多秘密同样无法对人言说,这就注定了他们两人在达成一定默契前,不会有什么共同话题。

段宁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一张笑靥来,那张笑靥是如此的单纯,像孩子一样,在那不堪回首的日子里带给他心灵最深的慰籍。

她不会有太多的问题,总是静静的守候在他身边。他去唱歌,她就在边上看着;他去赛车,她就为他鼓掌加油;他去参加极限运动,她会温柔的帮他系好安全扣。

“她现在会在哪里呢?噢,她好像说过,05年5月份在西欧执行过一趟任务。之后回到南美修整,接下来会来中国。几月份来着……”

无来由,段宁感到整个人被莫名的孤独所包围,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他一个人般,令他无比思念起那个说过要给他生宝宝的女人来,而且这种思念越来越强烈。

他现在非常想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,十万分的想。

被思念支配的他,不由自主的出了门,下楼来到安全屋。

然而当拿起群信息终端时,他突然醒悟过来,乔安娜现在根本不认识他。

尽管他有她的MSN、群信息号码、卫星短号、全球通号码,甚至熟悉她全身每一寸肌肤,可是这一世她已经忘记了他。

她会找到另一个他,互相抱团取暖,听他唱歌、为他鼓掌加油、温柔的替他系好安全带。两个人共同拥有的美好回忆全部消失在割裂的时空里!

想到这些,那些曾经的记忆再次如潮水般向他涌来。

一个夏日的黄昏,她问他:“Jon,你说我们以后会有BABY吗?”

一个樱花烂漫的季节,她对他说:“Jon,我想陪你走遍全世界,看遍这人世间的一切美好事物。”

一个极尽销魂的夜晚,她搂着他呢喃自语:“Jon,你说我们会生生世世在一起吗?”

想到这些,段宁全身僵硬在了那里,脸上有痛苦、迷茫、不安以及挣扎。

脸上有泪水滑落,他毫无所觉,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……

这个礼拜佟丽莎忙得脚不沾地,既要跟代理公司重新商议门面房租赁价格,又要跑房管局、税务局等等,所以连想段宁的时间都少了。

不过即使这样,两天一个还是少不了的。

今天晚上吃过晚饭后,佟丽莎接到了闺蜜蔺清竹的。

“莎莎,你们几点钟到啊!”

“到哪里啊?”楞了一下佟丽莎才想起来什么事。

做人要厚道,看书要投票,蔺清竹就很厚道。段宁帮她拿回来上千万的包包,她自然要感谢一番,说是准备了一个大大的红包。

等挂断,她便联系段宁。

破天荒的,里段宁有气无力的让她过去接他。

佟丽莎也没想那么多,开着小妈朱迪的宝马直奔金桂园。还没到小区门口,就看到一个男子坐在马路边的花坛上,细细一打量,可不就是段宁嘛!

“你怎么坐这里啊?上车!”

等段宁沉默着上了车后,佟丽莎看了眼后视镜问道:“你怎么啦?”

“没什么。咱们去酒吧喝酒吧!”

佟丽莎很干脆的说“好”,车子掉头,朝横山路开去。

现在是晚上九点钟,正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,酒吧街到处都是红男绿女,随便找了一家走了进去。

等酒上来后,段宁默不作声的喝着,佟丽莎就在一旁陪着,他喝一杯,她也喝一杯。

酒喝的又快又猛,段宁很快管不住嘴了,问道:“你说人是不是都很贱啊,为什么在身边的时候视而不见,非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呢?”

他的话令佟丽莎心口像被针扎了一下似得疼,同时一股怒火自脚底板直冲天灵盖。合着搞半天,原来你是被女人给伤了,跑我这里吐苦水来了?

吃醋加不爽,令佟丽莎愤愤然道:“贱人就是矫情!”

段宁心里有无数的话想向佟丽莎倾述,然而这句话一下把他说懵了,怔怔的看着她不说话。

佟丽莎仰着头看他,眼睛里有火光跳跃。

好久之后,段宁哈哈大笑起来,嘴里说到:“对,你说得太对了,我他么就是个贱人,矫情的贱人!”

“来,为这句话干杯!”

铁岭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铁岭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铁岭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铁岭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铁岭治疗睾丸炎方法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